科研本身是探索,有成功也会有失败

  • 时间:
  • 浏览:28

  本报报道,2008年,长沙动物园一只雌性斑鳖,作为全球可能最后的“斑鳖姑娘”,远嫁苏州。10多年来,科学家们一直希望它能和另一只雄性斑鳖繁衍后代,拯救斑鳖物种。但日前,在进行第五次人工授精后它再也无法醒过来。据介绍,将由国内外专家组成尸检团队,以查明死因。

  早前报道:

  从长沙“远嫁”苏州10余年后,最后的“斑鳖姑娘”走了!三湘都市报曾多次报道过它

  这只雌性斑鳖的离世牵动了世人的神经。是不是一定要走人工授精这条路?有不少媒体对这只斑鳖的死因发出质疑。对此,长沙野生动物保护协会会长周灿英表示,站在保护斑鳖物种角度,在历经6年自然繁殖失败、雄性斑鳖年龄越来越大的情况下,“还有比人工授精更好的办法吗?”湖南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邓学建教授也表示,科研本身有成功也会有失败,应该有容错机制,给出空间鼓励科研人员“大胆往前走”,当然科研人员主观故意除外。

  拯救斑鳖物种,除人工授精还有啥更好办法?

  周灿英长期坚守在野生动物保护工作一线,多年来,她所在的长沙市野生动植物保护协会在坚持开展“寻找最后的穿山甲”公益项目,她率领协会志愿者们通过野外调查、问题调研、现状宣讲、培育民间保护力量等方式,希望唤醒社会各界对穿山甲这一濒危物种的关注,并为穿山甲在中国野外种群的逐步恢复提供可能。对濒危野生动物保护,周灿英有着更深入的思考。

  “每次出事,有些人就会习惯性地进行质疑,譬如前不久的凉山大火救火中,就有人质疑救火不专业。我认为,我们应该从中提取更多正能量的东西、反思更有建设性的内容。”周灿英认为,从保护、拯救斑鳖物种的角度,相比将“斑鳖姑娘”放在长沙动物园里独居终老,在历经6年自然繁殖失败、雄性斑鳖年龄越来越大、仅存斑鳖越来越少的情况下,“至少在我眼里,目前人工授精或是最好的办法。这样保护斑鳖物种至少会多一份希望。”

  其实,事发后就有网友质疑,是不是因为人工授精才加速了雌鳖的死亡。对此,苏州市动物园副主任陈大庆当时也表示,如果不进行人工干预繁育,则是眼睁睁等着斑鳖自然死亡,“坐等的话就一次机会都没有,看着这个物种灭绝。只要有机会就不应该放弃。”

  那为什么不克隆斑鳖?一直参与苏州动物园斑鳖人工繁育工作的安徽黄山学院生命与环境科学学院教授吕顺清此前向记者解释称,龟鳖等大型爬行类动物的人工克隆技术仍不够成熟。斑鳖的卵细胞有乒乓球大小,加上外面有厚厚的壳,取卵非常困难。

  这有失公平

  斑鳖尸检结果尚未公布,矛头便指向摸石头过河的科研人员

  “全球可知的斑鳖才4只,可能是唯一雌性的这只现在又死了,从感情上来说,确实让人很痛心。” 湖南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邓学建教授从事野生动物保护与利用研究多年,近日,他一直关注着有关雌性斑鳖的相关报道。但他表示,科学研究本身有可能成功、也有可能失败,特别是这种具有开创性的探索研究,成功的难度更大,更何况在雌性斑鳖尸检结果目前尚未出来,不少人就把质疑的矛头纷纷指向科研人员,“对科研人员来说,这有失公平。”

  “就斑鳖而言,人工孵化难度非常大,目前没有可参考的资料。科学家们尝试繁殖一种可能即将灭绝的物种,这本身就是件风险特别大的事情,整个过程要顶着非常大的压力。”邓学建说,这本身是个探索、创新的过程,不可预见性太强,科研人员只能摸着石头过河,这期间可能会出现因经验不足等原因导致事情没做好,有的时候就算全力以赴也不一定成功,“希望大家能宽容些,也就说要有容错机制,形成鼓励探索、宽容失败的社会氛围,给出空间鼓励科研人员‘大胆往前走’,当然科研人员存在主观故意除外。” 他表示,对于探索性的科研项目营造比较宽容的科研环境,能给前瞻性的科学研究和科研人员探索的机会。容错机制的缺失,往往会抑制科研人员探索热情和创新激情,特别是原始创新。

  “失败或未达到预期目标的科学研究也并非没有意义。”邓学建说,斑鳖人工繁殖虽然没有成功,这个过程中可能也积累了很多东西,或可以给其它龟鳖类动物人工繁殖提供可借鉴的经验。

  不让悲剧重演,或许这才是当前更需要的反思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当科学家们开始拯救斑鳖的时候,我们已经失去斑鳖了。 据公开资料显示,斑鳖曾广泛分布于长江流域(钱塘江、太湖)和红河流域。然而相关研究人员发现,红河流域的斑鳖,不论中国云南还是越南,从2006年开始关注至今,都未发现过其幼体和亚成体。据此研究人员推测斑鳖在红河流域最迟在上世纪末或本世纪初就已经未能正常繁殖,分析其原因可能是过度捕捞后所剩个体无几、繁殖机会减少;作为重要栖息环境的沙滩越来越少、越来越小,而人为活动和干扰越来越多、越来越频繁,斑鳖缺乏合适的繁殖场所,或仅剩的所能繁殖的场所被频繁干扰等。

  “过度捕捞、水质变坏等,斑鳖所依赖的生存空间遭到一再的挤压,水电站的建设,采砂等人类的开发活动,虽然不是冲着斑鳖去的,但栖息地的丧失,却是让斑鳖野外种群消失的主要原因之一。斑鳖只能憋屈地生活在公园里。” 邓学建说,而这种人为干扰的危害在其它龟鳖类身上也同样存在,譬如中华鳖原本国内很多,“现在野外,中华鳖能见到多少?山瑞鳖更是少见。连原来很平常的野生乌龟都少了。”

  在邓学建看来,“斑鳖姑娘”的去世,如果能引起公众对自身行为的反思,“能唤起更多人动物保护意识的觉醒,能对身边珍稀龟鳖类动物或其它动物进行关爱与保护,不让斑鳖濒临灭绝的悲剧重演 ,或许这才是我们当前更需要的反思。”

  记者 陈月红 实习生 曾雪琪

猜你喜欢